《以色列:一个国家的诞生》

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在诞生之后如此短的时间内就遭到了如此多国家的集体入侵。

《以色列:一个国家的诞生》

为了讨好美国政府中的犹太人群体,英国人在签署了赛克斯-皮克特协定的第二年,也就是1917年11月2日又发表了贝尔福宣言。在宣言中,英国政府承诺将帮助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民族家园。

由于感到英国政府无法提供有效的保护,犹太人在1921年成立了自己的准军事化组织哈加纳(Haganah)。哈加纳在刚刚建立时,它的一个重要政策就是克制(Restraint)。这个政策限制哈加纳成员针对阿拉伯平民进行袭击。随着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暴力冲突不断的升级,哈加纳内部的一些成员开始对这个政策感到不满,认为哈加纳的做法过于软弱。这些人在1931年从哈加纳中分裂出来后成立了一个新的军事组织伊尔贡(Irgun)。与自卫性质的哈加纳不同的是,伊尔贡成员信封的是“以牙还牙,以暴制暴”的恐怖理念。

1947年2月14日,在赛克斯画下那条直线32年后,英国人决定把巴勒斯坦问题交给联合国来处理。

没有信念支撑的枪炮固然并不可怕,但没有枪炮支撑的信念也只能随着肉体一同被粉碎。

在1947年9月,当阿拉伯国家断然拒绝联合国分治方案时,时任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的阿扎拉姆夏(Azzam Pasha)说过这样一段话:“政治不是一纸充满柔情的协议,它是双方武力对抗的结果。问题的根本在于,你们用来建立这个犹太国家的力量,究竟能不能超过我们用来阻止你们的力量。如果你们想要一个国家,那就自己去争取。跟我讨论内盖夫地区的归属是没有用的,想要得到内盖夫,那就自己去争取它。如果你们自己足够强大,或者在美国、英国的帮助下足够强大,那么你们自然会得到一个国家。如果你们不够强大,那么自然会遭到失败。”

1948年5月14日下午,英国高级专员康宁汉爵士(Sir Alan Cunningham)离开了耶路撒冷,飞往海港城市海法。几个小时后,他将在哪里乘坐英国军舰离开巴勒斯坦,结束了英国对这片土地三十年代的统治。同一个下午,在特拉维夫市中心罗斯柴尔德大道上的一个美术馆大厅里,以本-古里安为首的一群犹太复国运动的领导人们聚集在了一起,本-古里安将在这个下午宣布以色列的成立,结束犹太民族长达两千年的等待。仪式的时间和地点都进行了严格的保密,直到开始前一个小时才公布。面积不大的大厅只能容纳两百人,很多人只能站在美术馆外的马路上。

伊尔贡组织领袖——贝京:“泪水并不总是从眼中流出的。有时它们从心中流出,就像血一样。认识我的人都知道,命运从未吓倒过我。我从小就饱尝饥饿和痛苦的滋味。无论在他乡还是故土,死亡都时常环绕在身边。但我从来没有为此流过眼泪。一生中我只流过两次眼泪:在以色列成立的那一天,和亚特兰纳号沉没的那一天。面对敌人时,宁愿流血也决不流泪。但在面对同胞是,宁愿流泪也决不能流血。”

就这样,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成为了一个没有国家的民族,就像两千年前的犹太人一样。他们中的很多人居住在条件恶劣的难民营里,没有财产,没有国家,没有未来。他们想向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大家都很忙,没人想要听。

在犹太裔导演斯皮尔伯格拍摄的影片《慕尼黑》中,主人公与一名年轻的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有过一段对话。他不理解为什么对方会甘愿把年轻的生命浪费在从犹太人手中夺回巴勒斯坦这种毫无希望的事业上。在电影中,主人公不解的质问这名巴勒斯坦公布分子:“你真心觉得你们一定要回到那片不毛之地上去吗?一块贫瘠的土地、几间简陋的小石屋,这就是你想要留给你孩子的东西吗?(Do you honestly think you have to get back all that……that nothing? That chalky soil and stone huts,is that what you readlly want for your children?)”

想起自己民族的故土,年轻的恐怖分子眼眶湿润了。他哽咽着,一字一顿的回答说“绝对是(It absolutely is.)。”